海内外经贸活动
中美贸易战第一批“受害者”,他们怎么说,将何去何从?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7/26 16:36:19

在中国对美国商品实施报复性关税之际,苏州华东食品有限公司——中国最大的肉制品进口商之一,接收到了一大堆“天价”美国牛排。


苏州华东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Gong Peng表示,在新关税政策实施前,该公司只成功收到了3板条箱来自美国的冷冻农产品(包括上等肋骨肉和猪腰肉),另外剩下6个板条箱的产品没能赶在新关税前入关都被征税了,每箱税收高达50万元。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承担损失,”Gong Peng在接受采访时说,“接下去,我们会大幅减少从美国农场主那里购买肉类的数量。”


7月6日,美国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政府立即给予反击,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肉类和汽车、飞机等14类106项商品征收25%的关税。苏州华东食品有限公司是最早受到影响的公司之一,该公司为沃尔玛等超市供货。


“囤货量决定生死”


受到新关税政策打击的公司能否安然度过这场贸易冲突,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它们在提高征税前进口商品数量。一旦这些库存耗尽,这些公司将不得不承担关税或将其转嫁给客户。


对于汽车和威士忌制造商而言,这是一个清算利润的时刻,他们正在努力调整,以应政策改变带来的更高成本冲击。

以福特汽车和特斯拉为例,因为此前中国将所有进口外国汽车的关税降至15%,几周前这两家汽车制造商才宣布在中国降价,使中国消费者更能买得起林肯品牌轿车和Model S。但从7月6日开始,同型号的汽车,如果是在美国生产将被征收40%的进口关税。宝马和戴姆勒等美国制造商也受到了影响,面临着更高的成本支出,因为它们也向中国销售其在美国组装厂制造的豪华轿车。

据悉,由于额外的关税,特斯拉已经将Model S和Model X汽车的价格从15万元上调至25万元。特斯拉发言人拒绝置评。相比,福特公司7月5日表示,目前没有计划上调其出口至中国的产品线(福特和林肯汽车)的建议零售价。宝马和戴姆勒还未回复寻求置评的电子邮件。

在最近一次提价之后,特斯拉Model S的价格攀升至147万元。

不确定性是最大的威胁

此外,特朗普还表示,正考虑对另外16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最终总额可能超过5000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了中国每年对美出口的所有商品的价值。

美国政策制定者的零和心态不仅会打击中美经贸合作,同时也给世界经济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使更多的企业陷入困境。

“在这个阶段,最大的影响因素是不确定性,而且已经产生影响了,”中美商业委员会中国业务副总裁Jacob Parker说,“企业讨厌不确定,因为如果你无法确定当前的态势,你就无法做出投资决定,也不愿投资,也不愿雇佣更多的员工。目前企业,不知道这场贸易战规模会有多大,也不知道它将以什么结果结束。”

中美制造商——生产转移

中国服装和天然面料制造商青岛汉泰纺织有限公司表示,他们不打算等待局势明朗,而是正在计划将生产转移到其它国家。青岛汉泰纺织有限公司主要为一些美国和欧洲品牌公司供货,该公司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美国客户,美国可能的对中国制造产品的关税政策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严重影响。

“我们正与大客户积极讨论如何将更多的产品生产工作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该公司创始人丁洪亮表示,“美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是其他任何地方无法取代的。”

迪士尼公主(Disney Princess)等品牌玩具的少数人持股公司Play LLC的联合创始人Geoffrey Greenberg表示,该公司也在考虑到中国以外的国家生产产品。但对于这个计划Geoffrey Greenberg也表示出了担忧,因为生产转移除了需要时间,还要考虑其它地方是否具有同样的生产水平。

芝加哥不粘胶涂料生产公司GMM Nonstick Coatings——KitchenAid和Black & Decker等品牌供应商,也几乎不在中国招工了,该公司表示他们的许多美国客户已经将生产转移到了中国以外的其它地方。

对于苏州华东食品有限公司而言,没能在新关税生效之前,将所有美国进口的肉类运进中国,使该公司不得不承受高额关税。但Gong Peng表示,他们不会将成本转嫁给餐馆和连锁超市,因为这可能导致客户寻找其它的替代供应商的产品。

中美贸易战第一批“受害着”,他们怎么说,将何去何从?

“我们仅有10%的产品供给高端餐厅,这些餐厅的消费者愿意花几千块消费牛肉,这些餐厅仍旧需要我们提供来自美国的牛肉。但是绝大多数的客户是不能接受任何成本增加的,” Gong Peng 说,“如果我们尝试提价5%或10%,他们就会转向其它供应商。”

苏州华东食品有限公司年营收在30亿元左右,目前已经暂停从美国进口牛肉,Gong Peng说:“如果关税问题无法解决,我们是不会同意那边发货的。”

全球最大集装箱运输线的所有者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警告称,新关税“可能对全球贸易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并威胁到全球就业。

美国白酒行业协会(Distilled Spirits Council)表示,对运往中国的美国威士忌征收25%的关税,可能抑制美国每年890万美元的威士忌出口,损害中国消费者和美国农民的利益。

彭博资讯分析师Kevin Tynan认为,中美应该坐下来谈一谈。

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了1300亿美元的商品,不到美国从中国进口商品价值的1/3。这意味着,在这一场全面、针锋相对的贸易战中,中国可能不得不采取除关税以外的措施进行报复。

(编译/雨果网 吴小华)